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师园地 > 感言随笔

慧读分享:每一片落叶都可以缤纷飘舞

时间:2018-01-05 10:00:17  来源:  作者:刘莉

 

《英格兰的落叶》其作者吴蓓曾是一名大学物理教师,也是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成员,2001年8月赴英国爱默生学院学习华德福教育,这本书是她在英国学习期间所写的日记。
在国内,女儿所接受的竞争残酷、戕害心灵的应试教育刺痛了这位母亲的心。“我深明中国的国情和现实,深明应试教育在现阶段的必要性,但望着活蹦乱跳的孩子失去朝气,失去梦想,我们能做点什么?”作为一个母亲和教育者,作者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更加人性的教育方式,让女儿和学生的读书生涯不再成为一种炼狱般的重负。在一次赴德国的考察活动中,作者接触到华德福教育。华德福教育给了在困惑思考中的作者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并直接促使作者义无反顾地舍弃了在大学里拥有的一切,踏上英伦土地,去寻梦一种崭新的教育理想。
华德福教育始于1919年,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发展最快、非宗教性的教育运动,遍及50多个国家。华德福教育的目的不是给学生填塞知识,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唤醒学生来自于灵魂和内在的某些能力,允许学生多彩的个性自由地浮现和发展,帮助学生的精神个性跟自己的身体、生活环境建立起正确的关系。这种教育的理念应该与我们教育界大力提倡的素质教育有某些交集之处,但是华德福学校的可贵之处在于它能够彻底地贯彻它的教育理念,而绝不是停留在浮浅的形式上。
教育的艺术化,是华德福一以贯之的理念。在华德福学校,不但有美术、音乐、表演艺术、话剧、手工、园艺和农艺等艺术化教育课程,而且数学、科学、文学、外语、历史、宗教学、社会学、艺术史等课程都以艺术化的手段进行教学。在到学院最初的几天,作者学习的是用身体不同的部位呼吸,各国学生相互交流学习历史、语言、文化问题,练习发音方式,拍不同节奏的巴掌等等。然后,是各类艺术与实践课程。一些课程的个性化色彩十分鲜明,例如:学生要在自传课上用色彩在一张很大的白纸上画出自己一生的经历;要每天观察一颗植物,做气候、个人状况、植物状况的记录并画出被观察的植物;要给自己观察的花写一封信;要作10分钟的即兴表演,内容可以是音乐、舞蹈、诗、散文、故事、绘画等各种艺术形式。
在华德福学校,学生们是歌者、舞者、戏剧表演者,是各种艺术的体验者,他们在艺术的学习中体验人的艺术潜能的深度和艺术感悟能力的广度,尝试实现每个人个性的最大发挥和创造力的最淋漓释放。除了艺术教育,学校还给了学生与大自然充分亲近的机会,他们是木工、园艺师、农民、油漆工。简单的农田劳作,也会让作者感到一种返璞归真的单纯的快乐。
在艺术化的教育理念指导下,教师看待学生从来不是以成绩来衡量,甚至对学生从不作优劣好差式的简单评价。这里的老师用启发式的态度看待学生:“如绘画,老师可能会问:谁的画感觉像春天?谁的画感觉像云朵?谁的画具有火的性质?或者使你想起土地?”
集体观念体现在华德福学校的学习过程里,并自然而然地延伸到学生的生活当中。作者的同学来自亚非欧的各个国家,他们在这个集体中相互协作、相互依存,集体生活更多地让学生感受到人性的温情与伟大。作者在书中记录了许多感人至深的细节:生病中感受同学的无私关怀,日本同学失足坠海后大家发自内心的悲怆,对智力和精神障碍者的热忱帮助,对各国同学各自命运的深深怜悯。这些细节让这本书在传播一种教育理念的同时成为一本彰显人文关怀的作品。
华德福教育是一个完整、系统的教育体系,但作者并没有对读者进行任何意义上的说教和推销,而是把华德福的教育理念一点一滴渗透在日记里。透过日记,我们可以感受到华德福教育带给我们的异样的体验,那是与我们当下的教育体制殊途而不同归的教育理念,这种理念简单概括就是:发展个人的潜能以及丰富人的心灵生命,反对为了考试而灌输一些专门的知识,反对用太多的理性知识窒息儿童的天性。强调人的智力、艺术和道德应该是平衡地发展,把教育工作当作一门艺术来进行,教师就象艺术家那样帮助孩子发现和热爱他们的周围世界。
 
在日记中,作者除了记述学习、生活的经历与心得外,还对贫穷与富裕、知识与劳动、自然与社会、宗教与科学、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对现代工业文明带来的环境恶化、道德沦丧等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对纯美的大自然进行了诗意般的感悟与赞美。
作为一名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成员,作者还在淡定中果敢地坚持一种让人钦佩的生活态度:不喝饮料、不用塑料袋、不用一次性杯子,节省一切可以节省的资源,尊重生态和自然,尊重历史和传统,尊重每一个卑微的生命。在看似繁芜的日记中,你可以清晰地梳理出作者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精神迷惑与追求,看到一个母亲的母爱与关怀,看到一个环保者的坚持与信守。这本书给我们的启发意义是多层面的。
遥想当年我们的学生时代接受的教育是机械而单调的,我们为了试卷上那个猩红的数字被搞得焦头烂额、昏天暗地,似乎从没觉得学习给人快乐、课堂值得留恋。校长和老师总是巍巍乎在上不可亲近的,学生对他们总是惶惶然仰视敬而远之的。几个学期念完了还要在升学的独木桥上疲命厮杀,然后到一个不想念的学校读书,到一个不感兴趣的岗位工作。在学校、在单位我们的人性在千篇一律的道德、知识和政治灌输中变得枯槁而缺少灵性。翻看学生时代的照片,那菜色的消瘦面庞上镶嵌的不是一双生动流溢的眼神,而是一对焦黑木然的眼圈,你绝对不会认为那个时候正经历着一个人一生中的幸福时光。
多年以后,我们的孩子还要宿命般地开始一个新的梦魇般的轮回。孩子那沉重的书包让我眼前浮现起夏衍笔下包身工的形象,我们的老师和家长在不自觉中充当着可耻的包工头的角色。我们不愿对以往的教育批判什么,但是我们应该为以后的教育做些什么,哪怕从微不足道的一个个细节开始,每一个生命都应该是充分绽放的,每一片落叶回旋的姿态都可以而且应该是缤纷飘舞的——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
读这本书的时候,我真不知道应该把作者吴蓓当作是一位教育者、环境保护者还是别的什么学者。我更愿意把她看作是一位深具悯世情结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洋溢着母性光辉的母亲,一位珍惜生命、感悟生活的实践者。更本色地说,她在日记中只是一名渴学的学子,一名为了教育理想而不畏万里征程的游子。
禁锢于水泥板般的教育樊笼里久矣,孩子的心灵什么时候才能“复得归自然”?难道教育真的永远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样子的吗?《英格兰的落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值得借鉴的教育体系。
就像作者吴蓓一样,每一个卑微的人能够为着自己并不算太过崇高的理想去踏实地做点事情,也许这就很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通州小学欢迎你
版权所有 © 南通市通州小学
南通市通州小学主办 通州小学信息组承办
网站备案编号: 苏ICP备11081961号